首页 > 资讯 > 列表

奇耻大辱:美国推出中药剂型 “宣肺败毒颗粒”,中国还有人黑中医!

发布时间:2021-11-08 15:05:32  来源:舆情

最近,美国市场一款中药产品“太子金牌宣肺败毒颗粒”上市销售,消息一出,立马引发国人关注。此款产品正是与国内知名中医药企业步长制药同名的抗疫产品“宣肺败毒颗粒”。“宣肺败毒颗粒”作为一款国内获批的抗疫新星竟然被美国暗中剽窃?

对此,步长制药董秘8月26日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答复称:宣肺败毒颗粒已于2021年3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根据上交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则,若有进展公司会及时进行公告。

毫无疑问,步长公司宣肺败毒颗粒是经过中国政府唯一批准合法注册销售的。

步长的宣肺败毒颗粒来源于抗疫的“三药三方”中的宣肺败毒方。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早在去年就表示过,每次大疫过后都会出现好药,所以有一句话叫“大疫出良药”。宣肺败毒颗粒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科学依据,是“中医+科技”长足进步的表现。

“这次抗击新冠跟非典的比较,中医在科技支撑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在国家支持下,中药整个的科学基础夯实了很多,也有了大量的储备。所以出了疫情以后,通过现代的科学手段,第一时间制定了对症的方子。”张院士说。

根据整体证候表现,制定的方子叫宣肺败毒颗粒。它里边是由4个方子构成,包括麻杏石甘汤、麻杏薏甘汤,千金苇茎汤和葶苈大枣泻肺汤。4张方子构成后,抛去取舍,一共得了十几味药。

作为抗疫“三方”之一,步长公司宣肺败毒颗粒是经过中国政府唯一批准合法注册销售的,以宣肺败毒方组方为基础,按照现代中药制剂工艺制成便于服用的颗粒剂,此次获批的适应症为:主治湿毒郁肺所致的疫病。症见发热,咳嗽,咽部不适,喘促气短,乏力,纳呆,大便不畅;舌质暗红,苔黄腻或黄燥,脉滑数或弦滑。

中医药在我国疫情防控中发挥了全链条、全周期、全过程的积极作用。近日,新冠疫情卷土重来,曾在防控新冠疫情中表现亮眼的中医药也将再次发挥重要作用,全面介入本轮疫情治疗。

令人不解的是,被国家和众多权威人士力推的中医药在抗疫过程中成绩亮眼,在国外也受消费者追捧,为什么在国内却屡次操人抹黑?甚至拼命打压诋毁?

中医黑大家都知道。

尤其中国还有反中医联盟,都开了两届大会了,尤其方舟子带动下前几年是疯狂至极,影响极其恶劣。

为了抹黑中医,利益集团无所不用其极。

不曾想,如今在中医抗疫立下神奇功勋之后,利益集团仍然抱着残残羹冷炙,对中医进行造谣中伤。

中医药用切实的疗效征服了大洋彼岸,在国外被视若珍宝,韩国抢文化,日本抢中药,美国抢针灸。可国人却视之如弊履,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忽悠,稀里糊涂的就不再相信中医药。一个传承五千年的民族竟这样起劲地消灭自己本民族的医学,在世界上也是仅此一例!可悲!可叹!

可以说,中医在中国的衰败,西方人是最高兴的,这样他们就扑灭了中国后来居上的机会,通过在中医药市场上的布局与扩张,抢注专利商标,抢挖人才秘方,让中国永远成为廉价原材料的供应地,使中国人永远被西方“科学”所奴役。如果我们再不下决心传承与发展好中医,甚至还想取消中医,恐怕中医真的就会重写火药的屈辱史。

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如果我们自己再不重视,一味任由中医黑们打压,开怀大笑坐收渔翁之利的只有外国人!

再上一张图,大家看看被美国偷走的宣肺败毒颗粒!图中已经被量产了!

美国资本巨头制药商,一边花大量资本,在中国极力鼓吹西药,抹黑中医药;一边偷偷地窃取中国的新冠特效药“宣肺败毒颗粒”,通过实验室手段,提取成分,研制提纯,堂而皇之地制成美国版“宣肺败毒颗粒”。

今年3月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过特别审批程序应急批准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的清肺排毒颗粒、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的化湿败毒颗粒、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宣肺败毒颗粒上市,把好方子变成了人人可及的新药!

当时虽然抗疫“特效药”尚未研发成功,但中医药在武汉战场推广极难,各个层面反弹意见极大。情况之危急,形势之严峻,阻力之强大,连张伯礼院士事后在面对央视专访时都几次落泪…

结果效如桴鼓、当天见效、一箭三雕:

宣肺败毒颗粒治疗后,轻症直接治愈,几乎没有一例转化为重症、危重症;重症、危重症治愈率大大提升,各种症状好转非常明显;而且合理使用后,它还有群体预防效果。


新冠疫情和近期的德尔塔感染中,中医药发挥的价值,全国人民有目共睹。
这些年来,华夏中医学和中医药市场的产值规模,在海外越来越大。

中医在海外日益风行
外国人却对中医越来越信任,西方世界中医居然开始日益风行!
美国每个州都有中医诊所。洛杉矶、旧金山、纽约等大城市,中医诊所数量成百上千。据统计,目前全美国已有8000家中医诊所。美国一些港口,也几乎都有中药材的进口,其质量的上乘、加工的精细亦为人所称道。
记者多次去海外,一住就是数月,毋庸置疑地看到、感受到:中医针灸和中医药在美国看好的形势已经不可逆转。
美国陆军医疗司令部,更是公开招聘中医针灸师,以高达60万美元的年薪,将其纳入联邦公务员体系。被录用的针灸师将在美军基地为官兵提供针灸治疗服务,同时参与军方跨学科疼痛治疗研究。

英国中医诊所成千上万家,仅伦敦就占三分之一。平均每年都有数百万人接受中医疗法,数十所正规大学开设中医、针灸课程。国内提及治病就是抗生素,而在这些西医更发达的欧美国家,他们却更推崇以自然疗效著称的中医。
英国《每日邮报》更报道过:37岁的梅根王妃为了自然分娩,接受针灸治疗;以保持健康,改善血液流动、能量水平和帮助睡眠,减少对身体的压力。
瑞士人均寿命82.4岁,是排名世界之首的“健康大国”。它从1999年3月开始就将中医、中药、针灸的费用纳入国民医疗保险。
匈牙利是欧洲第一个实施中医立法的国家,2013年国会就通过了中医立法,使中医师在匈牙利拥有正规的行医许可。匈牙利总人口不到1000万,有近600名匈牙利医师开设有自己的中医诊所。

比利时已把针灸纳入正规医学。意大利不少医院设有中医门诊部,全国草药店均能见到中草药和中成药。挪威也已成立官方的中医药工作小组,加快了对中医药的发展。
世界中草药市场总额超过600亿美元,而中国大陆的份额只占其中的2%,不及日本的一个零头。韩国,甚至中国台湾地区所占份额也比中国大陆多几倍。
(来源:昆仑策网、昆仑策研究院,转编自“医学草根”)


责任编辑:admin